南昌近视眼手术大概要多少钱,南昌近视眼手术大约多少钱,南昌近视眼手术大概多少钱

南昌近视眼手术大概要多少钱,

关键词: 医学生 考生 招办 山东中医药大学 学生毕业
据日本共同社6月18日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18日发布消息称,日方巡逻船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内发现了两艘航行中的中国海警船。该媒体称,这是钓鱼岛附近海域连续4天发现中国执法船只。

  荣安地产董事胡约翰已经向深交所提交了两份情况说明。

  8月28日,荣安地产董事胡约翰向深交所提交了一份情况说明。内容包括作为董事在荣安地产的2017年半年度报告上提交弃权票的原因以及他对现在荣安地产的公司前景的担忧。他还特别提到对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能否严格遵守在同业竞争、关联交易及“三分开两独立”等方面的承诺持有疑虑。

  今年6月底,荣安地产董事会临时会议通过决议,职业经理人胡约翰的董秘职务由董事长王久芳兼任。此举让胡约翰难以接受,他选择向深交所提交情况说明表达自己的不满。

  在荣安地产借壳甬成功此前公司简称)之前,胡约翰便是甬成功的董秘,他也是浙江上市公司业内从业二十年的最资深董秘之一。

  内斗升级

  作为荣安地产的董事,这是胡约翰第二次向深交所提交情况说明。上一次提交是7月4日。

  胡约翰在情况说明中称,2017年6月22日上午的换届股东大会上,胡约翰被选举成为新一届的董事会董事。按照常规,他认为自己应当继续担任董事会秘书。当日下午,新一届的董事会召开第十届第一次会议,胡被提名为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但是这次董事会会议忽然中止。

  随后,荣安地产董事长王久芳便召开董事会2017年度第二次临时会议,通过决议宣布自己兼任董秘职务。

  界面新闻记者采访胡约翰时,胡表示自己已无法履行董秘职务,目前赋闲在家。界面新闻记者多次致电荣安地产证券部,但均无人接听。有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荣安地产原来的证券部已经被解散。

  对于为何会被董事会强行拿掉董秘职务,胡约翰表示不太方便表述,但他强调,双方冲突并非自身利益和失职原因,而是牵扯到公司治理的大是大非问题,他作为董秘必须履行职责,因此与董事长王久芳为代表的大股东产生了难以调和的矛盾。

  一位熟悉胡约翰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胡约翰为人性格耿直,在业内人缘颇佳。荣安地产借壳甬成功时,胡约翰曾到各大证券公司寻找关系,游说持股人投票支持借壳方案。

  事实上,在6月22日的荣安地产董事会第十届第一次会议上,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会上,董事会决定不再续聘原财务总监宋长虹,而是由公司总经理王丛玮兼任。

  王丛玮是董事长王久芳的长子,为人勤勉,但胡约翰对此决定表示有异议,他对界面新闻记者回忆说,他十分尊重王丛玮,也认为王是合格的接班人,但“王丛玮是接班人,担任总经理兼任财务负责人,王没有任何的财务工作经验,这样做财务总监肯定是不合适的。”胡约翰说。

  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另外一个荣安地产知情人士透露,在当天的会议上,除了胡约翰,至少还有一位董事对免去宋长虹的职务表示异议,但是并未像胡约翰一样如此直接地提出异议,而是委婉地表示这样做不合适。

  这位知情人士认为,王久芳让其子负责财务工作实为不妥:“财务岗位是有一定风险,一般财务都由自己人担任,但不会让亲人去担任。”

  据知情人回忆,因胡约翰的反对,当天并未形成董事会决议,事情告一段落。但董秘胡约翰的反对意见引起董事长王久芳不满,随后胡的提名委员会委员资格以及上市公司董秘职务被免。

  “本来是要把财务总监宋长虹搁置起来,因胡约翰的反对,王久芳就先把胡约翰给拿下。”知情人士笑着说,胡约翰一直认为自己是恪尽职守,但是没想到结局会这样意外。

  关联企业众多

  胡约翰向深交所提交的情况说明引起宁波房地产业内的各种猜测。一种猜测认为,此次财务总监、董秘和以董事长为代表的家族股东冲突,可能是与地产商资金付款问题有关。

  一位曾在荣安担任过高管职务的职业经理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宋长虹是一位合格的财务总监,做事情中规中矩。作为职业经理人,宋不会因为一份薪水去做一些他认为是违背职业道德和产生职务风险的行为。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公开资料获悉,从去年至今,荣安地产在宁波本土去库存速度非常快,目前账面有19.4亿现金,为历年之最。

  一位建筑业资深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王久芳善于公司治理,懂得成本控制,出差都坐经济舱,早年就安排亲友从事建筑行业,并从荣安地产间接经营一些高利润的项目,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明州建设便是荣安地产曾拥有的一家建筑公司。据荣安地产2010年6月9日公告,董事会同意放弃宁波明州建设有限公司股权优先购买权的议案,并表示将寻求更为优秀的建筑企业。

  据公告信息,宁波明州建设有限公司在2007年被王久芳实际控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承接荣安地产的施工业务。按照当年的设想,荣安地产欲将明州建设装入到上市公司,但后因为税务风险放弃装入。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如今明州建设的实际控制人为王永欣,多位知情人士确认王永欣为王久芳的侄子。

  曾在荣安地产下属荣安香园承揽施工的承包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王久芳象山籍的亲友很多都在公司。

  与曾经控制的明州建设相比,荣安地产与宁波新曙光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关系更为复杂。

  2009年12月,鄞州区庙堰-4号地块公开出让。当时楼市回暖,鄞州中心区成为楼市风向标,荣安地产与万科、雅戈尔置业等竞争这块占地面积98590平方米的地块,最后荣安地产以23.07亿元的总价拿到该地块,成为2009年宁波市总价地王。按照约定,2010年3月,该地块就要开工建设。

  但该地块一直未能开工。直到2012年6月22日,荣安地产发布公告,将该地块退还给宁波市国土资源局鄞州分局,其理由是村民不满政府征地补偿,多次阻挠施工。鄞州国土分局全额退还土地出让金23.07亿元,同时补偿荣安地产损失4.15亿元。

  2012年11月,该地块再次挂牌出让,宁波新曙光房地产开发公司以底价成功摘牌。而新曙光房地产开发公司拿地的总价恰好为荣安地产购地款加上赔偿金。宁波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高管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鄞州区国土储备中心重新出让土地,将容积率提高了30%,而荣安地产与新曙光房地产唱了一出双簧。

  事实上,新曙光房地产与荣安地产都在天封大厦办公。新曙光拿地后,一位荣安地产高管接受采访时曾多次重申,新曙光与荣安地产毫无关系,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2013年1月该项目迅速准时开工,据荣安地产的主页信息介绍,此项目成为荣安地产代建项目,楼盘名称为荣安中央公馆。界面新闻记者查阅荣安地产公告信息,并未发现有荣安地产替新曙光地产代建的公告事项。

  王久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对中央公馆倾注大量的时间和心血。“荣安地产在鄞州中心区有多个楼盘在同时销售,中央公馆项目退地和代价明显是构成同业竞争”,上述已从荣安地产离职的高管说。

  界面新闻记者多次致电王久芳及其秘书,并发短信询问董秘辞职和荣安中央公馆项目的相关事宜,但未得到回复。

  荣安地产今年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为4.69亿元,而同期2016年的半年度业绩为净利润1798万元,业绩出现大幅度增长。从销售收入看,宁波地区销售收入为32.92亿元,占到90%。不过,从2017年起,荣安地产在宁波本地未能竞拍到一块土地,但在重庆拍得两宗地块,在嘉兴拍得一宗地块,企业向外拓展态势明显。

  向本网爆料,请拨打热线电话:0546-8335000,或登录东营大众网官方微博( @东营大众网)、东营大众网官方微信(微信号:dzw8335000)。
初审编辑:苏旬
责任编辑:玉青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